乔梁出了宾馆,在附近的街角花园溜达,边琢磨着这事。

这时楚恒打来了电话:“小乔,你现在在哪?”

“在宾馆附近散步。”

“徐部长呢?”

“他出去办事去了,楚哥有事?”

“今天的江州日报徐部长看了没有?”

“看了电子版。”

“徐部长看了什么反应?”

“楚哥的意思是……”

“今天的江州日报头版倒头条发了唐部长昨天巡视的新闻,这新闻的报道篇幅过大,级别过高,我看了觉得有些不妥,不知徐部长看了会不由不高兴。”

乔梁明白了楚恒的意思,他是想从自己这里试探徐洪刚的反应。

乔梁琢磨了下道:“徐部长看电子版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没感觉他有什么不高兴,反而他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楚恒紧接着问。

“他说这报道很贴近当前的形势,说报社很有政策敏感性,说文总政治觉悟不低。”

“哦……”楚恒沉吟了一下,“徐部长真是这么说的?”

楚恒的口气里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楚哥,你觉得我会对你撒谎吗?”乔梁委屈道。

“呵呵,我当然应该是相信你的。”楚恒笑道,听乔梁此刻的口气,的确不像是撒谎,自己对他太了解了。

楚恒接着道:“只是徐部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那楚哥认为徐部长应该怎么样?发怒?生气?斥责报社?”乔梁将了楚恒一下。

“我倒不是那意思,只是觉得……”楚恒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我觉得很正常啊,徐部长今天早上散步的时候还提到,说唐部长昨天的巡视很重要很及时,对宣传系统的党建和组织建设工作会起到极大的促进。听徐部长的口气,他似乎还挺感激唐部长的。”

“哦,那就好,你继续散步吧,我要开始忙了。”楚恒挂了电话。

乔梁哼笑一声收起手机,他知道楚恒对自己刚才的话是肯定不信的,但他应该不会怀疑自己说的是假话,而是觉得徐洪刚没给自己说心里话。

换句话说,楚恒似乎觉得徐洪刚虽然重用自己,但对自己的信任还是有限度的,还没到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地步。

这正是乔梁想要达到的目的。

乔梁正在随意走着,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嗨,帅哥。”

乔梁回头一看,吕倩笑嘻嘻站在身后。

见到吕倩,乔梁不由开心,本以为和这美女后会无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

“你干嘛的?”

“出来办点事,经过这里正好遇到你,你看起来似乎很悠闲啊。”

“是啊,领导出去办事,我没事干,就在这里闲逛。”乔梁抬头看看碧蓝的天空,深呼吸一口气,“都说北京的雾霾厉害,我看天气很不错嘛。”

“就这几天空气好被你赶上了,等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哎,十天有八天是重度污染啊。”

“那你生活在这里岂不是很不幸。”乔梁同情道。

“呵呵,惹不起咱躲得起啊。”

“什么意思?”

“我很快就要离开北京了,去外地工作。”

“哦,那还好,去哪里?”

“不告诉你。”吕倩神秘地笑笑。

乔梁苦笑,这美女老是来这套神秘兮兮,不仗义。

“乔梁,再见,后会有期。”吕倩说着走了。

看着吕倩离去的背影,乔梁继续苦笑,这回应该是真的后会无期了。

下午5点多,乔梁正在房间里看电视,姜秀秀的手机信息来了:“乔哥,我们回来了,你在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