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恒现在很清楚,从大局出发,在一个相当的时期内,章梅是不能和乔梁离婚的。即使离婚,虽然自己对章梅的身体很着迷,但却不想和她结婚了。

最近章梅在钱方面的胃口越来越大,隔三差五问自己要钱,楚恒分明意识到,章梅想跟自己结婚,并不是看中了自己的人,更多是看中了自己的身份和物质上能带给她的享受。

而季虹则不同,她是真想和自己过日子。

如此,楚恒一方面想继续享用章梅的身体,继续用花言巧语和物质利诱利用章梅来给自己做事;另一方面,暂时打消了和季虹离婚的念头,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婚姻影响了今后的仕途。

在楚恒眼里心里,所谓的女人、婚姻、友情,在自己的仕途面前都不是最重要的,都是给自己的利益服务的。

想到这些,楚恒对季虹道:“去洗个澡吧。”

季虹心里一喜,楚恒这话是在暗示今晚要和自己办事,两人好久没做了,自己正饥渴呢。

季虹开心答应着去了卫生间。

看着季虹欢喜的样子,楚恒微微叹息一声,有些焦虑,这女人的肚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大起来?她到底还能不能给自己生儿子?

乔梁洗完澡躺在床头看书,一会章梅也洗完,穿着暴露的睡衣进来了。

看着章梅娇嫩的身体,乔梁想起这身体已经不知被楚恒蹂躏了多少次,心里涌出巨大的耻辱,还有强烈的酸意。

在耻辱和酸意之下,身体竟然有些冲动。

章梅上床进了被窝,躺在乔梁身边。

乔梁放下书,关了床头灯躺下,章梅主动偎过来。

“日?”乔梁粗鲁道,心里突然有一种快意。

“嗯。”章梅答应着,乔梁爆出的粗口让她感到刺激,不由把手伸下去,握住轻轻撸着。

乔梁轻轻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无边的黑暗,心里突然觉得很悲凉。

听着乔梁的叹息,章梅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安,为自己和乔梁名不副实的婚姻,为自己对乔梁之前的冷落。

章梅突然觉得乔梁很可怜,被自己和楚恒欺骗蒙骗了这么久,还浑然不觉,还自以为很幸福。

又想到婚后乔梁对自己的好,还有对自己妈妈的照顾,不由又觉得歉意。

在这种心理驱使下,章梅决定今晚弥补一下,主动点,对乔梁好点。

想到这里,章梅身体出溜下去……

感受着章梅柔软湿热的裹挟吞吐,乔梁的身心都在悸动,这女人名义上是自己的老婆,但却哪里有任何一点夫妻的情分?她现在对自己这样,当然也不会带有夫妻的浓情,只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情欲的满足和安慰。

想到这一点,乔梁的心很冷很硬很狠,罢了,今晚自己不是在和老婆做爱,就当玩女人了。

乔梁一把把章梅拉上来,一个翻身上去,眼一闭,粗暴地进去活动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