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乔梁又拿起章梅的旧手机,把部分照片和视频通过蓝牙传输到自己手机里,然后把章梅旧手机里恢复的内容全部删除,原样放到电视柜抽屉里,接着开始打扫地上的碎玻璃,打扫完,连同茶几架子一起扔到了楼下垃圾箱。

然后乔梁背起行李离开家,在小区门口的面馆吃了点东西,看看时间,直接步行去了单位,边走边继续琢磨着……

到了单位楼前,张琳、叶心仪和姜秀秀已经到了,正在车前闲聊。

看乔梁面色阴沉过来,手上还包着创可贴,都有点意外。

“乔主任,你的手怎么了?”姜秀秀关心道。

“没事,打扫卫生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乔梁闷声道,接着就打开车门上了车。

大家互相看看,都很困惑,叶心仪心里嘀咕,这家伙上午还活蹦乱跳捉弄自己,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呢?

一会赵晓兰来了,大家上车,叶心仪和乔梁一辆,赵晓兰和张琳、姜秀秀一辆,出发直奔松北。

路上,乔梁坐在副驾驶位置,目视前方,一言不发。

此时,乔梁已经从最初的极度愤怒和耻辱中清醒过来,脑子里转悠的都是楚恒。

此时,乔梁开始想另一个问题,楚恒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正常来说,即使是情人,也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把自己的女人送进别的男人怀抱,除非这男人神经错乱或者性变态。

而楚恒显然不是这两者。

如此分析,楚恒这么做,不是把章梅当做玩物,就是当做利用的工具,或者二者兼有。

他在玩弄章梅的同时,又想利用章梅,就把他介绍给自己。

如此,他是想利用章梅来利用自己。

他想利用自己什么呢?

乔梁脑子飞速转悠,突然想起李有为和楚恒一直的暗中较量,想起李有为的出事,想起李有为出事后的一系列奇怪现象。

这样一想,乔梁的思路突然开朗,之前的很多疑问似乎在此时都找到了答案。

乔梁猛然意识到,自己和章梅结婚,是楚恒早已布好的一个局,设置好的一个圈套,而自己,毫无知觉心甘情愿乐不可支就钻进了这圈套。

楚恒的圈套应该是,让章梅和自己结婚,利用章梅通过自己来打探李有为的秘密。

楚恒似乎极有耐心,在放长线钓大鱼,他很自信,只要通过章梅获知李有为的一次有价值信息,就可以利用来作文章放倒李有为。

虽然自己在章梅面前口风一直很严,但那次金条的事还是被章梅知道了。

如此,就是章梅把这事告诉了一直耐心等待鱼儿上钩的楚恒,被楚恒用来扳倒了李有为。

如此,李有为出事是自己导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