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倩道:“唐书记,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继续侦办此案的,我相信,法网恢恢,只要那中间人还活在人间,不管跑到哪里,早晚都能抓住他。”

听吕倩这么说,唐树森突然后悔,草,早知道把那中间人做了,岂不是可以彻底了了心事。

但显然晚了,那小子奢赌如命,拿了一大笔报酬,说不定早就跑到境外去狂赌了。

唐树森暗暗祈祷那小子最好永远不要回来,或者在境外遇到黑帮人财两亡。

安哲这时道:“大家还有什么要问吕局长的吗?”

大家都不做声,案情已经很清楚了,还问个头啊。

安哲冲吕倩点点头:“吕局长辛苦了,你可以离开了。”

吕倩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冲大家点点头:“各位领导忙,我走了。”

说完吕倩出去了。

然后安哲看着郑世东:“世东同志,你说一下纪委对孔杰的调查情况。”

郑世东此时浑身轻松,看着大家道:“对孔杰的调查,是节日放假期间,纪委接到群众举报,根据相关线索进行的,出于慎重,此事我先给安书记做了汇报,得到安书记的同意后,纪委办案人员找孔杰谈话,随即在他办公室发现了50万现金。

在这几天的调查询问中,孔杰对这50万矢口否认,表示完全不知情,同时,孔杰也表示,对于组织的调查,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全面配合,不会向组织隐瞒任何问题。经过这几天的调查,截至目前,并没有发现孔杰的任何问题……”

听郑世东说完,大家一时都不说话,骆飞此时内心十分不甘,尼玛,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要如此错过?

骆飞快速思忖一下,看着郑世东:“世东书记,你刚才说,你们是接到群众举报,根据相关线索对孔杰进行调查的,那么,在举报线索中,孔杰除了这50万的问题,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郑世东心里顿时起火,草,骆飞巴不得把孔杰办进去,即使这50万不行,也希望能有其他事情,这家伙现在还不甘心啊。他明明通过赵晓兰很清楚案情的,现在却如此问,显然是对自己不满,显然是想在会上将自己一军。

郑世东对骆飞的反感不由更加强烈,不温不火道:“骆市长,我想我刚才说的已经够明白了,在这几天的调查中,除了那来历不明的50万,我们并没有发现孔杰的任何问题,而且,举报线索也只是和那50万有关,并没有牵扯到别的事情。”

骆飞听出了郑世东的不快,心里有些不高兴,靠,这小子当着大家的面和自己如此说话,显得对自己有些不尊重。

骆飞不紧不慢道:“世东书记,你如此说,是因为孔杰真的没有问题呢,还是你们的调查力度不够?”

郑世东一听更火了,骆飞这话显然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不尊重。

“骆市长,孔杰有没有问题,证据说了算,不是谁一句话就能定性的,我们的调查力度够不够,赵晓兰同志分管这个案子,你可以回家去问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