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大年不紧不慢道:“楚部长,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给我说说,如果我觉得你确实不能去,那就准你假。”

楚恒头大,草,这事可不能说,现在还没搞明白季虹到底为何离婚出走呢,目前必须保密。

想到这里,楚恒干笑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算了,我让老婆去处理吧,我继续跟着安局长下去。”

丰大年点点头:“这就对了,凡事要以工作为重,家事让老婆处理就好,贤内助的作用可不是说说的。”

楚恒有苦难言,只能笑着点头。

然后丰大年对安哲道:“安局长,我们先去三江转转吧。”

安哲50岁左右的样子,身材高大,四方脸庞,浓眉大眼,身上带着官场中特有的干练。

安哲微微点头:“既然来了江州,那就听丰书记安排。”

然后大家直奔三江。

叶心仪和楚恒坐同一辆车,叶心仪看楚恒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家事。

看叶心仪不停打量自己,楚恒有些心虚,忙定定神直起身子目视前方,恢复了惯有的沉稳神态,尼玛,这时候自己一定要沉住气稳住屁,一定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

虽然努力保持平静,但楚恒的内心还是忐忑不安的,他现在最担心的两个事,一是季虹到底为何要离婚出走,她到底发现了自己什么事?第二个是,不知道季虹离婚出走的事有没有告诉别人,如果有,又有谁知道。

目前这两个事对他都是迷。

楚恒当然不会知道,目前知道这迷的只有乔梁,而乔梁当然也不会告诉他。

乔梁吃完早饭,刚要离开餐厅,接到了李有为的电话。

“梁子,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小雅告诉我了。”

乔梁一时百感交集,李有为离开了官场,自己现在也离开了,两人的离开都是如此狼狈不堪。

“老板,我被人暗算了,中了圈套。”

“你不说我也能想到。”李有为的声音很平静,“在官场,算计与反算计,阳谋和阴谋的斗争一直就是贯穿其中的,只要你想进步,就无法回避无法逃避,你这次的事,虽然看起来有些意外,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在意料之中。”

乔梁思忖着李有为这话,一时不语。

李有为继续道:“目前对你来说,最需要的是冷静。”

“老板,我应该如何冷静?接受这个现实,考虑下一步的出路?”乔梁道。

“现实虽然冷酷,但却也并非……”李有为停顿了一下,没说出下面的话,接着道,“考虑下一步似乎为时过早,我看你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要去想,就按小雅她们的安排,出去散散心吧。”

乔梁苦笑,散心有啥用呢?反正结果无法更改了。

李有为接着道:“梁子,记住,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任何时候,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都要保持乐观,保持一颗平常心。苦难兴邦,磨难同样会让一个人更加成熟更加自信,所谓越挫越勇……”

李有为对乔梁一番语重心长的鼓励和安慰,听得乔梁心里热乎乎的,李有为没倒台之前是自己在仕途的靠山,现在,他似乎又是自己精神和意志的靠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