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上班后不久,骆飞就打电话把郑世东叫到了办公室,交给他一封举报信,说是他刚收到的。

郑世东接过信一看,心里顿时一惊,这是一封匿名举报信,信里的内容是检举乔梁受贿的,揭发乔梁在安哲离任前,受某一企业老板委托,答应为那老板在企业用地审批方面找安哲帮忙,作为回报,那老板送给乔梁一笔巨额报酬,那报酬是100万,是用一个精致的密码箱装着送给乔梁的。

虽然这匿名信里没有说这企业老板是谁,但却详细提供了乔梁收这钱的时间、地点和具体数目,甚至还配着那装钱的密码箱清晰图片。

郑世东看到这匿名信吃惊,并不仅仅因为乔梁,而是他意识到,既然这匿名信里说乔梁收这钱是受人之托找安哲帮忙,那么,一旦搞大,不管是真是假,势必会牵连到已经离开江州的安哲,这种事,坊间可是都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的。

如果乔梁真有此事,即使安哲因为离任太突然不晓得此事,那也会让他很不利索,会给他带来相当的负面影响,这年头秘书出事牵出领导的案例比比皆是。至于乔梁,那更不用说,不但会毁了一辈子的前程,还会锒铛入狱,起码要在监狱里呆上十年八年。

但,凭着对安哲在工作中建立起来的感情,凭着对乔梁做事做人的了解,郑世东下意识就不愿意相信这事是真的,何况这是匿名举报,何况这匿名举报信里连行贿人的单位姓名都没有,完全可以按照以往的惯例不予调查。

郑世东当然明白骆飞叫自己来给自己看这匿名信的用意,这种可以用来打击安哲干掉乔梁的机会,他是当然不会放过的。

但因为郑世东内心的倾向,他还是不想遂了骆飞的心意,于是说这匿名信的线索太模糊,达不到立案调查的标准。

郑世东这么一说,骆飞脸就拉下来了,不阴不阳地对郑世东说,之前举报姚健的匿名信,线索不是比这更模糊?那匿名信你都可以调查,为何这个就拿出这理由了?莫非是因为举报姚健的匿名信是安哲批的你就重视,这个是我转给你的,你就可以置之不理?难道你眼里只有安哲,对我这主持不放在眼里?

骆飞这大帽子一戴,郑世东有些招架不住了,他意识到,骆飞是在用这个强压自己,骆飞要调查此事的决心势在必行无可阻挡。

接着骆飞又说他之所以想调查此事,并没有任何个人私心,他一直是很欣赏乔梁的,也非常尊重安哲,从个人感情出发,他是很不愿意不相信乔梁会有此事的。但正因如此,才要本着对乔梁负责,对安哲负责的态度,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如果没有此事,则正好还了乔梁的清白,也凸显出安哲的高大形象,显出他对身边人管理的严格。

对骆飞这听起来道貌岸然正义正气的理由,郑世东虽然感到肉麻,但却找不出理由反驳。

面对骆飞的软硬兼施,郑世东经过一番快速权衡,答应了骆飞。

看郑世东服软,骆飞心里得意,接着说为了防止拖泥带水打草惊蛇,建议不要先搞什么外围摸排了,立刻对乔梁采取相关措施,免得夜长梦多。

看骆飞如此迫不及待,郑世东感觉这有些不妥,因为毕竟线索还不是很明确,证据还不确凿,这样做有违办案规定。

不过,郑世东又知道,此时和骆飞对着干,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郑世东快速斟酌一下,随即痛快答应下来。

郑世东之所以如此痛快答应骆飞,是有自己深层次考虑的,如果乔梁真有事,那是他咎由自取,谁也帮不了他。但如果反之,那么,正好可以借此大张旗鼓还乔梁清白,顺而借势打造乔梁的好名声,这样不但可以避免乔梁以后再有此类祸端,对安哲也可以有个交代。

在骆飞的步步紧逼下,出于这种考虑,郑世东回去后立刻派一室主任带人赶赴县里把乔梁带到了办案基地。

但虽然把乔梁带回来了,郑世东却又因为内心的主观倾向,不想让手下对乔梁采取某些过度措施,于是对一室主任的请示给予了暧.昧而含糊的态度。

此时郑世东之所以烦躁不安,一方面是他担心乔梁真的有事,那不但会毁了乔梁自己,还会连累安哲,从对安哲的个人感情出发,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另一方面,不管乔梁有没有事,自己在骆飞的硬压下把此事搞到这程度,势必会在体制内引起轩然大.波,不但江州体制内很快会传开此事,远在黄原的安哲也必定会很快知晓,一旦安哲知道此事,不知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会不会误解自己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