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座谈的有丁晓云、尚可和刚出差回来的周志龙等县领导,还有乔梁。

座谈开始后,安哲谈了经过之前的汇报和这两天的实地考察对凉北初步建立起来的印象和认识,对于下一步如何开展帮扶工作,他表示回去后,要在此次考察的基础上,结合凉北现状和商业集团的实际情况,做出进一步分析,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然后再拿出初步的帮扶方案。

安哲这样讲,当然是合乎情理的,符合帮扶工作的基本流程,毕竟帮扶涉及的点和面不少,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同时安哲提出,帮扶工作的基本目标和原则是,以发展本县经济提高基层群众收入为主,以保护当地生态为前提,在充分利用好当地资源优势、尽最大可能创造就业的基础上,实现凉北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达到双方的合作共赢。

对安哲的话,丁晓云深表赞同,安哲提出的帮扶思路和她振兴凉北经济的想法不谋而合,她不由感觉,在这两天的实地考察中,安哲的收获是不小的,他在县域经济的发展上,是有着成熟思路的。

想想也是,安哲虽然现在是商业集团董事长,但他主政过江州,他对地方工作很熟悉,对基层很了解,对县一级的发展,他的经验很丰富。

等安哲说完,丁晓云、周志龙、乔梁等人纷纷点头赞同,尚可则翻了翻眼皮。

然后安哲看着大家:“关于帮扶工作,我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丁晓云道:“安董事长,我的想法和你刚才谈的思路是一致的,当然,涉及到具体的cao作和运作,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明晰思路,确定方案,在此基础上,对相关工作进行细化量化。”

“对!”安哲点点头,“等我回去后,会召开专门会议研究部署落实这些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要选好项目,项目确定了,可行xing方案通过了,才能运筹下一步的具体cao作,才能把纸面上的东西落实到实际中。而选择项目,则需要大家双方的共同协调协作,需要大家优势互补,如此,才能确保项目落地后得以顺利运转,才能保障实现大家双赢为基础的可持续发展……”

丁晓云点点头:“县里会专门确定相应的领导和人员对接这一块的工作,一定提供好相应的便利和保障。”

尚可这时不以为然道:“安董事长,作为凉北县县长,其实我最关心的是,在帮扶这个事情上,商业集团能做到多大的力度。”

“力度?”安哲看着尚可,“帮扶工作是上级的重大决策和重要指示,作为商业集团来说,自然会义不容辞,自然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最大努力。”

尚可呵呵笑了下:“安董事长这话说的比较笼统啊。”

“在目前的初步考察阶段,我不可能说的很具体很详细。”安哲不动声色道。

尚可皱皱眉头:“但我还是想知道,安董事长打算对帮扶凉北投入多少资金。”

“这个现在无可奉告,在没有考察确定好项目之前,这一块是无法确定的。”安哲耐心道。

“项目……呵呵……”尚可又笑了下,“其实我觉得项目并不重要,关键是钱,只要有了钱,项目的事都不需要你们cao心,我们自己做都可以,当然,只要资金充足,即使没有项目,我们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听了尚可这话,丁晓云和周志龙都皱起眉头,尚可的思路不大对头。

乔梁默不作声看着尚可,这小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安哲看着尚可:“尚县长,把你的想法再明确一下。”

听了安哲这话,乔梁眨眨眼,尚可刚才说的比较清楚了,安哲为何要他再明确一下呢?

略微一琢磨,乔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隐笑。

“好。”尚可点点头,“安董事长,干脆说吧,这个帮扶,其实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复杂,就是个简单的钱的问题,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所以,我认为,商业集团目前最需要做的,是打算给凉北多少钱,有了钱,项目的事,你们大可不必多cao心。”

“嗯,尚县长的意思是只要钱,有了钱就算是帮扶了,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我们多考虑了,是不是?”安哲道。

“基本是这个意思。”尚可点点头。

安哲道:“那么,尚县长认为,你们需要多少钱才合适呢?”

尚可伸出一个巴掌在眼前一晃:“最起码得5个亿,当然,多了更好。”

“嗯。”安哲点点头,“只要给了你们5个亿,就算我们的帮扶成功了,是不是?”

“额……”尚可突然感觉安哲这话有些不大对劲,似乎自己不知不觉被安哲在牵着鼻子走。

安哲接着毫不客气道:“尚县长,如果给了你们5个亿,你有没有想到如何利用好这笔资金呢?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呢?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又凭什么要给你们这5个亿?即使有项目,你能保证凭凉北目前的技术、人力物力和市场资源以及管理人才,能运作成功好?还有,这5个亿折腾败光完,然后呢?再继续要?再继续折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