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兰回到家里不到10分钟,刚换上睡衣,坐在沙发上泡上茶,骆飞就结束在外面的一个招待饭局回来了。

看到骆飞此时回来,赵晓兰不由感到庆幸,她知道骆飞今晚在外有招待,所以才抽空跑到酒店去和卫小北偷.欢,又因为担心骆飞回到家里见不到她怀疑什么,所以和卫小北结束一轮战斗后,没有多缠绵,洗了个澡就赶紧回来了。

这种**的感觉让赵晓兰虽然觉得很仓促,却又感到一种刺激,尼玛,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男人的感觉是这样,女人也是如此。

“你回来了。”赵晓兰和骆飞打招呼。

骆飞点点头,边换拖鞋边随后道:“今晚没出去?”

“大晚上的我还能去哪里,一直在家里喝茶看电视呢。”

“嗯,呆在家里好,安分守己。”骆飞点点头,过来坐在沙发上。

赵晓兰接着给骆飞泡了一杯茶,骆飞端起来喝了一口,看了一会电视,突然道:“这小子犯贱。”

“谁犯贱?”赵晓兰看着骆飞。

“还能是谁,乔梁呗。”

“乔梁怎么了?”赵晓兰来了兴趣。

骆飞呵呵一笑:“这小子放着做老关的秘书这么好的机会不要,现在被发配到西北去挂职,你说他是不是自己犯贱?”

“什么?乔梁要去西北挂职?”赵晓兰有些意外。

骆飞点点头,接着把冯运明下午找自己的事和赵晓兰说了下。

听骆飞说完,赵晓兰皱起眉头。

“你皱眉干嘛?”骆飞不解道。

“这事……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赵晓兰沉思道。

“哪里不对劲?”

“我怎么感觉……似乎,你被冯运明给忽悠了。”赵晓兰继续带着沉思的表情。

“他忽悠我?怎么可能?怎么敢?”骆飞摇摇头,“他下午说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把乔梁发配到西北,对我还是挺有好处的,省地这鬼精的小子留在江州坏我好事。”

“老骆,你想错了。”赵晓兰摇摇头。

“错在哪里?”

赵晓兰边想边道:“乔梁虽然鬼精,但现在的他是以前的乔梁吗?自从安哲离开江州,乔梁就成了一粒弃子,他现在被你搞到山里去养猪,等于被看地死死的,丝毫跳不出你的手心,没有任何机会捣鼓任何对你不利的事。

但现在,你同意让乔梁去西北挂职,等于放虎归山,以乔梁的精明和能力,我有一种直觉,他到了西北,一定会有一番作为,你不要忘了西北现在是谁在主政,有他的庇护,乔梁很可能会如鱼得水……”

“哦,这个……”骆飞有些发愣。

赵晓兰继续道:“而乔梁一旦在廖谷锋的关照下取得优异成绩,待日后回到江州,即使那时你扶正为江州名正言顺的一把手,你认为还能那么容易控制得了他吗?还能像现在这样随心所欲整治他吗?

还有,经过西北两年的锻炼,那时的乔梁各方面必定比现在大有成长,对你曾经对他的整治,他不会怀恨在心?既然怀恨在心,就难免会伺机暗中捣鼓你,而且他的背后还有安哲……

所以我认为,你此时放乔梁去西北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他留在江州是牢牢攥在你手心的废子,但一旦摆脱你的控制,则等于给了他给你制造麻烦的机会,你不要忘记,这小子做事路子很邪,我很担心日后会成为你的心腹大患……”

赵晓兰这话提醒了骆飞,他怔怔看着赵晓兰:“这么说,冯运明下午那么对我说,是……”

“我认为冯运明是在给你灌迷魂汤,他这么做,很可能是受了安哲所托,毕竟安哲是冯运明以前的老领导,既然委托他办这事,自然很难推辞,但他又知道说服你很难,于是就先联络了徐洪刚和宋良,取得他们的支持,然后利用你的某些心理误导你的思维……”

让赵晓兰这么一分析,骆飞彻底回过神,狠狠抽了两口烟,接着摸出手机开始拨号,片刻道:“运明同志,关于市里去西北省挂职的人选,我有新考虑,我想换……”

“啊——”冯运明带着意外的口气打断骆飞的话,“骆市长,挂职人员名单下午已经报到省里,省里已经批复同意了,而且部工作平台也已经发布了消息,正式文件也下发了……”

“啊——”这回轮到骆飞意外了,“你动作怎么那么快?”

“这是按照省里的要求进行的,还有,自从你主持工作后,按照你的要求,部里的各项工作效率都大大提高了。”冯运明不慌不忙道。

“这……”骆飞知道此事不可挽回了,肚子里有火又不能发,“既然如此,那算了。”

骆飞说算了,冯运明却不想:“骆市长下午亲自同意的乔梁,现在想换,那一定是对其他四位……”

“呵呵……”骆飞干笑一下,“对,我本来想换掉县里的一位,但既然已经如此,那就不再折腾了。”

“好的。”冯运明答应着。

骆飞挂了电话,身体往沙发背上一靠,目光阴沉地看着天花板。

赵晓兰叹了口气:“既然事已如此,那只好这样了,唉,可惜……”

“便宜了乔梁这小子。”骆飞愤愤道,“还有冯运明,他竟然敢忽悠我,徐洪刚和宋良这俩家伙也……”

“乔梁这次肯定是得了便宜。”赵晓兰打断骆飞的话,“老骆,对于冯运明他们,我倒是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生气。”

“这话怎么说?”骆飞翻翻眼皮。

赵晓兰道:“站在冯运明的角度,他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是夹在你和安哲之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冯运明有和你对着干的意图,不然他就不会费尽心机和你说那么多了。包括徐洪刚和宋良,他们虽然赞同乔梁去西北挂职,但也并不是故意想和你作对,我想可能也是出于安哲的因素。

所以,对江州目前的高层,虽然你觉得基本都搞定了,但还是要保持清醒头脑,搞定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是你贴心的自己人,不要指望他们会做到像老楚那程度,只要他们在一些大事上不跟你唱对台戏,大家保持心照不宣就可以了,换句话说,在对待高层的问题上,你切莫因小失大……”

琢磨着赵晓兰这话,骆飞不由点点头,这娘们分析地有道理。

但骆飞心里还是郁闷,草,自己竟然亲自打开笼子让乔梁展翅高飞,这特么太窝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