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恒接着讪笑一下:“你表姐……呵呵,她和我闹情绪出去做生意了,去了哪里也不告诉我,惠子,我正想问问你,你表姐和你一直没有联系吗?”

“废话,我有表姐的消息还问你?”钟惠子不耐烦道。

钟惠子虽然做出不耐烦的样子,但心里是有些紧张的,她知道楚恒非常奸诈狡猾,自己稍微不留心,就会被他发现破绽。

楚恒继续笑:“呵呵,这倒也是,不过我相信你表姐早晚会和我联系,会回家的,惠子,虽然你表姐暂时不在,但也不要把我当外人,有空过来家里玩,还有,你现在借调在委办,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说,我前天还特意给海涛秘书长打了招呼,让他多关照你……”

钟惠子一听恼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少掺和我的事,讨厌!”

“你看你,惠子,我这可是好心好意为你好呢,你怎么能这么说?”楚恒两手一摊,一副无奈的样子。

“楚部长,你的好心还是留给自己吧,我钟惠子在委办借调,好坏全凭自己的努力和本事,对你所谓的帮助,我告诉你六个字——”钟惠子一字一顿道,“不——需——要!不——稀——罕!”

说完钟惠子转身离开,继续跑步。

看着钟惠子跑远的背影,楚恒咬紧牙根,眼里露出贪婪而又狰狞的目光……

这时楚恒的手机响了,楚恒一看来电是康德旺,随即接听,上来就道:“搞定了是不是?很利索嘛,我在江边,马上给我送过来……”

“楚部长,搞砸了……”电话里传来康德旺沮丧的声音。

“什么?”楚恒的心猛地一沉,“怎么回事?”

“是……是这样的……”因为沮丧和心慌,康德旺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断断续续道,“计算机公司的工程师过来之后,经过反复检查测试,发现系统瘫痪不是因为中毒造成的,而是硬盘出了问题,部分元件时间太久老化了,而且这问题导致的视频丢失是不可挽回的,也就是说,无法技术修复……”

“啊?”楚恒感到极大失落,“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很有把握的吗?”

楚恒语气里带着恼火和责问。

康德旺感觉出了楚恒的生气态度,心里感到不安,忙道:“是啊,当初以为只是系统中毒,我的确是很有把握技术修复的,可是,可是谁能想到是硬盘出了问题……那工程师说现在这硬盘已经废了,只能换新的,酒店已经答应了,那工程师很快弄来了新的硬盘,正在安装……”

听了康德旺的话,楚恒冷静下来,事已至此,不能过多责备康德旺,毕竟他是忠心诚心给自己做事,自己和他刚开始合作不久,基础还不牢固,不能因为这件事凉了他的心。

楚恒沉默片刻,接着道:“好吧,这事我知道了,康老板,辛苦你了,虽然事情没办成,但我还是跟感谢你的。”

楚恒这话让康德旺心里一热,忙道:“楚部长你实在太客气了,为你做事是我的荣幸,只是很遗憾,好好的事情搞砸了……”

“没关系,这事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能理解……”楚恒虽然口里如此安慰康德旺,但心里却还很沮丧很恼火。

听楚恒如此说,康德旺心里有些轻松,正琢磨接下来该说什么,楚恒稍一思忖,接着道:“对了,那个换下来的硬盘呢?”

“听我小舅子说,扔在监控室一个角落。”康德旺道。

“让你小舅子把那玩意带回来。”楚恒道。

“哦,楚部长的意思是……”康德旺试探道。

“我怀疑那工程师的水平一般般,只是为了想卖新硬盘给酒店,所以才说坏了。”楚恒道。

楚恒这么一说,一下提醒了康德旺:“对对,很有这种可能,这年头修车修电脑修手机的都经常玩这种套路,我现在就通知小舅子……”

“嗯,好,抓紧,弄回来后,你亲自带着硬盘去市区找技术过硬的计算机公司,让他们想办法给破解修复,一家不行两家,两家不行三家。”楚恒道。

康德旺眼前又看到了希望,忙答应着挂了电话。

安排完康德旺这事,楚恒自己心里也有了希望,对他来说,恢复那视频实在太重要,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努力,决不能轻易放弃。

楚恒边沿着江边走边握紧拳头……

此时,王笑刚刚离开酒店,边开车往回走边给老三打电话:“师傅,全部搞定,给他们换了新硬盘。”

“那个旧的硬盘呢?”老三道。

“我看有个小子装在袋子里了,估计要带走。”王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