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兰,其实你说的这些,刚才我也想到了。”骆飞沉吟着,“如此看来,一切要等调查和处理结果公布后才能彻底确定,如果老安没有背任何处分,只处分我,那他还是有很大嫌疑,说明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事前早有了预案,在上面做了一定的工作,可以确保自己不受牵连。”

“如果反之呢?”赵晓兰道。

“反之,则反之!”骆飞干脆道。

赵晓兰点点头“或许,应该是如此,等着看结果出炉吧。”

骆飞长呼一口气“靠,真特么窝囊,窝囊透顶,乔梁这混蛋,简直坏到了极点。”

赵晓兰虽然对乔梁感觉一直不错,但因为乔梁的作为严重危害了骆飞的利益,而骆飞的利益和自己是紧密相关的,于是,她此时不由也对乔梁有些看法,道:“这小子虽然年龄不大级别不高经历不多资历不深,但鬼点子确实多,破坏力确实大,之前就坏过你好几次事,这次的用心实在险恶……”

骆飞没有说话,深深抽了一口烟,往沙发背上一靠,仰脸看着天花板,眼里发出冷戾阴狠的目光。

饶是赵晓兰跟了骆飞这么多年,此时看到他眼神里的这目光,也还是不由心里打了个寒颤,如果说之前骆飞对乔梁还只是憎恶,但此时,她明显感到骆飞对乔梁恨地极深。

第二天早上,上班后,乔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安哲办公室,手里拿着昨晚连夜写好的检查。

对这检查,乔梁是很重视的,写好后修改补充了3遍,力求能一次过关。

虽然自己很重视,虽然写的很用心,虽然想一次能过关,但乔梁此时心里是没有底的,昨晚安哲发了那么大的火,说明他对自己捣鼓的事是非常生气的,如果他对自己这检查不满意,或者即使满意,也不肯原谅放过自己,要自己公开做检讨,那自己将坠入在劫难逃的无底深渊,因为一旦公开检讨,意味着自己必将被严厉处分,一旦严厉处分,等于基本宣告了自己仕途命运的终结。

如此一想,乔梁心里万分紧张,甚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艾玛,好不容易混到这位置,可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战战兢兢推开门,乔梁往里一看,安哲正背着手背对门口站在窗前。

看着安哲沉默而高大的背影,乔梁不敢惊扰他,走到办公桌前,小心翼翼把检查放在桌上,然后给安哲泡了一杯茶,接着开始整理桌子上的文件。

在这过程中,安哲一直没有回头,一直沉默地看着窗外。

今天气候突变,外面寒风凄厉阴风阵阵,在这种气候下,安哲的心情也沉甸甸的。

此时安哲想到,作为江州一把手,江州发生的所有事情自己都有责任过问管理,这其中也包括自己身边人乔梁的作为,既然乔梁已经瞒着自己捣鼓出了这事,既然这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应该如何处理乔梁?挥泪斩马谡?抑或是……

安哲想着昨晚李有为和自己的谈话,想着乔梁捣鼓这事的初衷,想着乔梁跟随自己这段时间的兢兢业业忠心耿耿,想着江州高层内部的微妙关系,想着黄原的廖谷锋和关新民……

尤其是,安哲想到了骆飞,想到他这两天的沉默、等待和观望,想到他在这沉默等待和观望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如此想着,安哲平静淡定的表情下,内心涌动着纠结和矛盾,这纠结和矛盾让他感到一丝烦躁。

安哲转身看着正埋头整理办公桌的乔梁,眉头微微皱起,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个身边人让自己有这种感觉,这小子竟然做到了,他到底是块钢呢,还是一摊糊不上墙的烂泥?

脑子里刚冒出这想法,安哲毫不犹豫否定了后者,这小子显然不是烂泥,他毫无疑问应该是一块好钢,只是,这块钢实在有些另类,实在有些邪,另类和邪到让自己纠结矛盾和烦恼的地步。

乔梁觉察到安哲转身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看到安哲此时正带着沉思的目光看着自己,心一跳,忙又低下头继续整理文件。

乔梁整理好办公桌,安哲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深沉的眼神直勾勾看着乔梁。

乔梁不敢和安哲对视,忙又去整理文件柜。

安哲看了一眼桌面,看到了乔梁放在那里的检查,深深呼了口气,接着轻轻咳嗽了一声,开口道“过来。”

乔梁忙走过来,站在安哲跟前。

“你写的?”安哲指了指桌上的检查。

乔梁心里犯嘀咕,废话,不是我写的难道还能是你写的?

“嗯,是的,昨晚我连夜写出来的。”乔梁忙道。

“谁让你写的?”安哲接着道。

“这……”乔梁一愣,昨晚李有为明明说是安哲让自己写的,他现在怎么这么问?

乔梁心念一动“没有谁让我写,是我自己主动写的。”

“为什么要写这个?”安哲摸出一支烟,刚要拿火机,乔梁抢先摸过火机,“啪”打着,给安哲点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